走进非洲,爱上非洲!·社区工具·查看新帖·设为首页

新华非洲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新华非洲网 首页 金融专区 会员活动 查看内容

欧元区开始面对真正的抉择 希腊不走德国走

2011-10-19 17:19| 发布者: 本站记者| 查看: 1460| 评论: 0|原作者: 本站记者|来自: 中财网

摘要:   要么选择"共同债"更加团结,要么"遵从民意"走向分裂,欧元区终于开始面对真正的抉择。   合久必分?   10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顾
  要么选择"共同债"更加团结,要么"遵从民意"走向分裂,欧元区终于开始面对真正的抉择。   合久必分?   10月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顾问夏皮洛在接受英国广播电台时发出警告:"如果欧元区领导人不妥善应对危机,欧元区将会最快在本月崩溃。"   民意角力:希腊不走德国走?   欧元区短期内真的会崩溃吗?   英国经济与商业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道格拉斯·麦克威廉斯认为,"希腊人和国际债权人迟早会厌倦于打一场注定要输的战斗,而希腊的退出以及其他国家的效仿将导致这一货币联盟崩溃。"   "(欧元区国家)他们现在也知道欧元的崩溃是全球和欧洲都承受不起的灾难,于是大家要坐在一起商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吴晓灵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现在欧元区的前景取决于成员国解决各自财政问题与加强欧元区财政统一问题的共识和行动。"   "在很多德国人看来,要么希腊离开欧元区,要么德国自己放弃欧元,"一位在华投资的德国企业家这样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身边不少朋友开始怀念并讨论德国是否应该回到马克时代,毕竟欧元成立之初并不是完全出于'民众'的意愿,而更多的是政治家的抱负。"   10月5日,德国《明星》周刊公布了福沙舆论调查所民调结果显示,54%的德国受访者表示愿意"重拾"马克。这一比例在原民主德国的受访者中甚至达到67%。不过,前不久德国总理默克尔在德国电视一台讲话时曾强调,德国不能回到货币马克时代,因为强势马克不利于德国出口。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周弘则认为,虽然德国放弃了拥有悠久历史的马克而改用了欧元,但从欧洲货币一体化中受益颇多,在过去十几年中,德国的经济增长强劲主要依靠其出口贸易,而这与欧元汇率政策不无关系。   如果德国政府无意退出"欧元区"的话,那么希腊退出"欧元区"有可能吗?   瑞士信贷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陶冬认为:"希腊进入或者说勉强进入欧元区本身就有问题。如果希腊重新采用本国货币,可以通过对欧元贬值的方式增强其国际竞争力,进而降低其贸易赤字。"   在陶冬看来,欧盟国家、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清晰地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但谁都不愿意为这样的结果(欧元的倒退)担负政治责任,所以采取了拖延策略。   实际上,欧元区领导人心中更大的担心还在后面:同样负债累累的意大利和西班牙怎么办?作为欧元区内德法之后的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的国债是GDP的1.2倍,如果其债务危机大规模爆发,完全有可能吞噬负责救援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   "欧洲财政部":另一种可能性?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欧元区崩溃的可能性很小。欧盟和欧元的出现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消弭战争的政治意愿。放弃现有的成果代价可能会很大。"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如果"欧元崩溃"成为欧洲政治家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通过危机促改革,成立"欧洲财政部"并推出欧元区共同债券则成为了另一种可能。   此前,量子基金创始人索罗斯屡次强调,欧元区必须建立统一的财政部门及发行"共同债券"来解决欧债危机,这样才能避免引发全球金融海啸。   1999年欧元启动,2002年欧元完全取代欧元区各成员国的主权货币,各成员国就失去了其独立的货币发行权和控制权,但财政政策仍然属于各成员国政府的职权范畴。这意味着货币政策由欧洲中央银行统一制定,因此货币政策的丧失使得成员国的经济主权主要体现在了财政政策上,共同债券若将推动,意味着所有欧元区成员国的财政政策也将被褫夺。   这也成为导致欧债危机的"硬伤"之一。"欧元之父"罗伯特·蒙代尔坦言,如果10年前这些国家就能达成这样的一致,共同分享或者共同承担自己相应的财政方面的责任,最终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不过,今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公开表示:"欧元区共同债券是对当前危机的错误回应。他们将引导我们走向债务联盟,而非稳定联盟。"这一表态似乎让欧洲"财政大锅饭"的设想前景黯淡。   吴晓灵告诉记者,欧元区现在遇到的矛盾就是有统一的货币政策,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发行欧元区债券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经济好的国家要承担经济不好国家的责任,在欧元区里面吃大锅饭。德国之所以一直强调不同意这样做,就是想用这个压希腊、西班牙、意大利能够调整自己的财政状况。"   欧元内耗:美元受益?   一些业内人士看来,欧元区内耗不断,美元或将渔翁得利。虽然从短期来看,欧债危机会拖累美国经济的复苏,但从更加战略性的角度来看,欧债危机使得美国和美元的国际影响力进一步得到巩固和加强。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主席格林斯潘在不久前坦言,北欧的国家如德国、芬兰等,向来遵守预算纪律的传统,而南欧国家如希腊,向来习惯挥霍消费多于生产制造,甚至习惯举债度日。欧元区17个国家的文化差异极大,经济和银行业界对于欧元区是否应该维持17个成员国的关键问题上分歧严重。   事实上,格林斯潘这种带有"分离主义"色彩的欧洲观代表了美国主流社会对于欧洲的理解。2009年3月,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曾在一份预测报告中指出,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在2020年,欧洲大陆将有可能分裂成"西部欧洲"、"新欧洲"和"巴尔干联盟"三大部分。   对于中国、日本等对欧洲贸易和投资大国来说,欧元已经不仅仅是主要的贸易货币,更成为了储备货币,美元在贸易和储备上的重要性在下降,而对于中东特别是伊朗等国家来说,摆脱"石油美元"是其和美国划清政治立场的重要表现,这些国家宁愿选择用欧元结算石油也不选择美元。   但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周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虽然深陷债务危机,但欧元区有能力解决自己的问题。经历此次危机之后,欧盟层面应该加快一体化进程,包括强化财政纪律、统一税率,希望有朝一日欧元会像美元一样发行,既发行欧洲共同债券又可以采取量化宽松,能够把危机向外转嫁。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Copyright ©2011 xxx.com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已备案)

回顶部